為著美髮夢想,扎穩腳步前行

過人的體力,從小就是練武奇才

Andy三年級開始,參加學校的田徑隊、五年級考上了體育班,當中被發現有很好的臂力,就被選中參加手球隊。

月影髮集中北店實習設計師 Andy

那時他才三年級,就跟比他大一屆的學長們,一起練球。兩年中,跟著球隊練習,就這樣一路比賽到最後,他就讀的元生國小代表台灣,前往義大利,參加國際性的比賽。沒錯,是「義大利」,不是義大世界!

那一年,他才要升五年級,跟著老師前往義大利。他回想起那時,說到:其實別國的選手,都比他們個頭更高大,攻守之間的脅迫感雖強,但他們靠的是旺盛的企圖心與極佳的團隊默契,經過一周的廝殺,最後僅輸給法國隊,得到了亞軍🏆,光榮回台灣。教練在賽前,最常訓練他們體能的方式就是,要他們從地下室跑到五樓,來回12趟,在過程中,Andy說跑到氣喘吁吁,乾咳時,都感覺到有血絲,教練最常掛在嘴邊勉勵他們的一句話就是:靠著意志力,沒有什麼事是做不到的。🏃‍♂️

於是Andy從小就在各樣大小、國際的賽事中,逐漸鍛鍊出了強大的心理素質。即便他現在才快滿18歲,但若你和他互動過,你會覺得他有超齡的沉穩與成熟,我想應該是小時候,那段吃苦當吃補的運動生涯,送給他生命的禮物。🥰

#「手球選手」到「美髮巧手」

Andy爸媽在中壢開了一家便當店,課後放假時,他也是爸媽的最佳幫手。國中畢業後,本想選擇餐飲科的高職就讀,除了自己有興趣外,想說也可以幫忙家裡的生意。但爸媽卻鼓勵他,去學美髮,有個一技之長,畢竟爸媽深諳做餐飲的辛苦,希望孩子可以有一個不同的出路。

在台北經營美髮沙龍,有八家店的表哥,當時有與能仁家商建校合作,也跟Andy說:可以來他那邊學做美髮,除了有一技之長外,還可以有薪水領,幾經思考,這位曾代表台灣出賽的手球選手,開始了一條全新的美髮巧手訓練之路。❤

15歲北上,在表哥的美髮店中,沉潛學習了三年,實習加上學校上課,一整年下來,Andy真正擁有完整「整天」的休假時間,僅僅只有21天。很多同學下課、放假時,可能都在約會玩樂,但Andy將心思全力投入在學習美髮,當他開始越做越有興趣,一路從助理開始,不斷的過關斬將,就在快升設計師時,卻出現了一個「魔王級」的關卡。

那就是實習師要蛻變成為設計師都必須經歷的〜真人麻豆的階段。Andy說道:之前都習慣剪那頭型比例完美的「假人頭」,突然之間,在幫爸爸剪髮時,才發現真人頭型完全不是那回事,不是這裡凹進去、要不就是頭型太平,整個在剪的過程中,才發現了巨大的差別。

雖然爸爸鼓勵他,沒關係不用擔心,放手剪,就算剪壞了,頭髮很快就會長回來了;媽媽也特別到台北的沙龍,當兒子染燙的麻豆。家人總是Andy最大的靠山,也是二話不說最力挺的鐵粉。但接下來要面對的可是其他的麻豆,在Andy心中,也許期望過高、或是給自己的心理壓力過大,在初期嘗試真人實作的過程中,似乎有些失了信心,因而選擇先暫時離職,回到家裡幫忙爸媽的便當生意。

#一個關鍵的問題,把自己重新拉了回來

在回家幫忙家裡生意的兩個月中,有別於之前只是沾醬油式的幫忙,當全力投入其中時,才了解了箇中的辛苦,也明白了父母為什麼選擇將他往外推了出去。他明白姐姐對家裡的生意沒有興趣,他若是繼續跟著爸媽做下去,萬一之後若未來的另一半,不想跟著他做,那等到30歲他才想轉職時,會不會就太晚了?

沒錯,就是想到會不會自己投入打拼了多年之後,才發現這不是他真正想做或是可以做一輩子的事時,那個時候才來轉職,自己會有更好的條件嗎?就是這樣的一個思考,他決定了要重新回到美髮的軌道上,但因想就近跟家人住,也可多存一些錢,所以Andy就找到了位在中壢的月影,並選擇從新人十階段,當一個實習師開始,重新給自己一年的時間,歸零來學習。

在月影的教育中,他深刻的體會到:在系統教育下,除了有一致的服務流程、紮實的技術能力外,這裡所提供的學習氛圍:是讓每一個人可以「做自己」,授課的老師們會看重每個夥伴的獨特性,用鼓勵與肯定來教育夥伴。Andy現在跟著設計師在服務客人時,你會感受到他的穩定度,從那俐落又有效率的服務中,不難看出他紮實的基本功。

私下的他,跟著店裡夥伴互動時,我們常常被他冷不防的幽默感給笑到翻掉,當他流露出他的真本性時,你會看到那專屬18歲男生可愛又俏皮的樣子。😘

不過年紀輕輕的Andy,心中已經有一個夢想之芽,每天在充滿愛與安全感的環境中,不斷被澆灌與滋潤,我相信終有一天,他的夢想會想一棵大樹一般,成長的堅實且茁壯!🌳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!